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圖片新聞

窮山村“華麗轉身”的背后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發布時間: 2020-07-21 09:03    編輯: 許娜         

  蘇爾吉村全景圖。湟中區委組織部供圖

  合作社里忙碌的場景。

  蘇生成為農戶指導蔬菜種植技術。

  夏日,走進西寧市湟中區共和鎮蘇爾吉村,放眼望去,綠蔭環繞,高大氣派的村門,干凈整潔的通村路,規整美觀的農房,舒爽清新的農家小院,田間地頭里村民們正熱火朝天地忙著種植蔬菜……一幅鄉村美景令人神往。但在2000年,蘇爾吉還是一個人均收入不過700元的窮山村,窮山村“華麗轉身”的背后又有什么故事?

  一個好支部

  帶來的“致富夢”

  “一毛一”這個現在人看來微不足道的錢數,在蘇爾吉村村民胡貴海心中卻是一個令他永生難忘的數字。

  2000年,36歲的蘇生成高票當選蘇爾吉村黨支部書記,深知鄉親們貧窮和艱辛的他,下定決心誓與貧困掰手腕,帶領群眾發家致富。通過四處考察學習,結合村情實際,“兩委”班子再三研究,決定帶領村民嘗試發展蔬菜種植業。隨后,蘇生成身先士卒,幫助村民協調農貸資金,發動黨員帶頭試種荷蘭豆,讓大家嘗到了蔬菜種植的甜頭,隨后,不少還在觀望的村民也轉變了想法,村里掀起了種植蔬菜的熱潮。

  2003年的胡貴海人到中年,依舊家徒四壁、一貧如洗,看到村里這一景象后心想:大家種菜都能掙到錢,為啥我不行!隨即騰出了家里的一畝三分地開始種植大白菜。“那一年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種了大白菜,大白菜賣到了一毛一一斤,那年下來總共掙了4700元,當時我就買了一輛手扶拖拉機,那會兒村子里買拖拉機的還沒幾家呢。”胡貴海樂呵呵地說道。接下來的幾年里,他家種植蔬菜的面積越來越大,從最初的一畝三分地擴大到如今的2.7公頃地,掙得錢翻了幾番,家里不但蓋了新房,還買了小轎車,日子越過越紅火,胡貴海的心里也像抹了蜜一樣甜。

  在村黨支部的帶領下,種植蔬菜讓蘇爾吉村的村民嘗到了甜頭。試種荷蘭豆成功后,村民們便先后自發試種優質菠菜、胡蘿卜、大白菜、食用百合等露天蔬菜,為形成規模銷售,在黨組織的積極引導下,成立了蘇爾吉蔬菜種植營銷專業合作社。

  隨著蔬菜種植規模也不斷擴展至周邊村,鎮黨委又牽頭聯合周邊11個村21家專業合作社成立了湟中宗聯種養殖專業合作社聯合社,建設無公害蔬菜農藥殘留監測站,流轉土地800公頃,并注冊“蘇爾吉牌”商標。蘇爾吉牌娃娃菜、西蘭花等無公害蔬菜一經上市便得到了廣泛認可,蔬菜遠銷上海、廣州等城市。2020年,全村露天蔬菜種植面積達173.3公頃,解決了500多人的就業,人均收入達到9800元。

  一條灌溉渠

  鋪就的“幸福路”

  說起村里灌溉渠的好處,住在蘇爾吉村村頭的王順深有體會。2005年,王順承包了5.3公頃地種植大白菜、蘿卜、菠菜等蔬菜,成了村子里數一數二的“種植大戶”,正打算憑著一股子沖勁兒大干一場時卻遇到了難事。村里用于農田灌溉的水要從后山引進,由于渠道老化,時常坍塌,地里的蔬菜有時好幾天都澆不上水,嚴重影響了蔬菜的產量,這給正熱火朝天搞蔬菜種植的王順潑了盆涼水。

  “當時我們隊里一半人澆水,一半人巡渠,水庫里放一壩水,到地里就只剩一股,一天下來勉強只能澆一點點地。”王順回憶道。眼看著自己的“血汗錢”就要“爛”在地里了,他心急如焚。

  身為村黨支部書記的蘇生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他意識到要想產業發展不被限制,就得擺脫澆水難的困境,當即下定決心要把農田水利設施建起來。他白天跑現場,晚上四處“尋經問寶”,經常忙到深夜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在他的多方努力下,蘇爾吉村爭取到田間水利配套項目,從鄰村后營村勝利水庫修了一條6公里的渠道,修跌水600多處,完成田間配套86.7公頃,使每公頃農田都能有灌溉水源,從此,澆水難也不再是蘇爾吉人的難題了。

  這下田地里的蔬菜總算好好地解了一回“渴”,壓在王順心口的大石頭也總算落了地,這一年王順收入達到了14萬元,成了村里又一個依靠種植蔬菜賺得盆滿缽滿的“明星戶”,用他的話說就是:“我們家里頭,從父輩開始都沒有掙到過這么多錢。”

  這條6公里的灌溉渠帶來的好處不單單是幫助村民們走出了澆水難的困境,而且讓一場環繞村莊的“綠色革命”悄然襲來。2018年,蘇生成又爭取到荒山荒坡綠化項目,給村莊四面的荒山種上了丁香、元柏、油松等綠化樹木,昔日的荒山禿嶺變身為一片“綠洲”,曾經村里塵土飛揚、垃圾遍地的舊貌一去不復返,綠水青山環繞下的村莊換了“新顏”。

  一次外出“取經”

  引發的產業變革

  2017年,蘇生成以優秀村黨支部書記的身份參加了黨的十九大,現場聆聽習總書記的報告,感觸頗深。尤其是習總書記關于鄉村振興、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等重要論述,一下子使他豁然開朗。

  村民富裕起來后,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發展蔬菜種植的脆弱性:市場價格不穩定和供需矛盾,需付出的人力、財力大且耕地資源有限,都讓蘇爾吉村的蔬菜業陷入了瓶頸期。剛參加完十九大回村的蘇生成,一下子打開了思路,他把目標投向了鄉村旅游業。蘇爾吉村有宗喀巴母親故居、塔瑪爾山城等古建筑物,具有一定的歷史文化底蘊,并且田園風光優美、景色宜人,適宜發展鄉村旅游業。蘇生成說:“很多人都覺得,我們蘇爾吉人只能下點苦種種菜,我也想讓大家看看,我們蘇爾吉人不光能吃‘蔬菜飯’,還能吃上‘旅游飯’” 。

  說干就干,在他的帶領下,村“兩委”班子多方考察學習,廣泛聽取意見建議,深入分析研究,科學規劃,因地制宜研究出了一條蘇爾吉村發展旅游的路子,隨后考察并建成了觀景平臺、農耕文化園、花圃等3處鄉村旅游景點,修建貧困戶“致富”購物亭15處,硬化景區觀光道路8.7公里,環村田間路7公里,2019年建成了“鄉愁”主題農耕文化展示館,舉辦蘇爾吉高原蔬菜采摘暨美食節和農民豐收節,截至今年4月底,累計接待省內外游客4萬余人次,實現旅游收入20多萬元,打響了“山水共和·生態蘇爾吉”鄉村旅游品牌。

  蘇爾吉村華麗轉身的背后,不僅依靠黨和政府各項惠農政策的大力支持,也離不開堅強有力的村“兩委”班子的領導和像蘇生成這樣走在前列、干在實處、敢拼敢闖帶領村民致富的村黨支部書記,還有像胡貴海、王順這樣在脫貧路上不屈不撓奮斗的老百姓,如今的蘇爾吉村產業興了,山村活了,村民富了……(王玉嬌)

彩88手机版下载_彩88手机版下载